点击关闭

五分快三开户:焦點訪談-美國總說自己吃虧 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 时间:

五分快三开户:

中美建交40年來,兩國貨物貿易額從1979年的25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6335億美元,雙邊經貿合作達到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廣度。但是美國新一屆政府上台以來,罔顧中美經貿合作互利共贏的本質,宣揚美國對華貿易「吃虧」論,還以貿易逆差問題為借口,挑起經貿摩擦。和中國做生意美國真的吃虧了嗎?今天,商務部發佈了《關於美國在中美經貿合作中獲益情況的研究報告》,用大量詳實的數據,揭開了美國在華商業利益的真相。

先來看看中美雙方的貿易統計。2018年,按照美方的統計,對中國貨物貿易逆差為4192億美元。但根據中方的數據,貿易逆差為3233億美元。雙方的統計,相差了近1000億美元,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葉輔靖說:「第一個方面就是到岸價和離岸價的問題,我們對美國的出口,在統計的時候是按照離岸價算的,而美國是按照到岸價算的。到岸價和離岸價之間有一個差距,中間要加上運輸費用,加上保費,這樣到岸價一定是會高於離岸價;第二個原因是因為轉口貿易,通過自由港其他形式轉口到美國的,比如通過新加坡,比如通過阿姆斯特丹,對中國的統計來說,我們目的地就是新加坡或者是阿姆斯特丹,但是美國是按照原產地來算的,在中國生產的,來源於中國,那就不管通過什麼中間途徑都算在中國頭上。」

除了雙方統計方法不一致之外,加工貿易,也就是中間品貿易統計沒有分離出去,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在中國輸美產品中,加工貿易產品的比重超過了50%,這些產品的零部件和技術都來自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供應鏈,中國從中只賺取了少量加工費,但是美方在統計的時候,卻按照最終產品價值全部計算到了中國的出口額上。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李鋼說:「比如像蘋果手機在美國售價幾百美元,在中國增值的部分只有10美元左右,也就是我們的勞動力成本的體現,如果說幾百美元的售價和在中國的增值部分只有10美元,那麼中國的獲利是多少?美方把手機零部件中間品進口到中國的部分也算到了逆差裏面,這個顯然是不合理的。」

因此,商務部的報告指出,美方統計的貨物貿易逆差數據長期被高估,難以反映真實狀況。根據中美兩國商務部開展的聯合研究,美對華貨物貿易數據2015年被高估21%,按這一比例推算,2018年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被高估880億美元。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李鋼說:「雙方在中美商貿聯委會存在期間,每年都對雙方的貨物貿易領域統計,都有專門的分析,在這一點上我覺得美國實際上有點揣着明白裝糊塗的感覺,就是把罪名加上,然後找各種理由去片面誇大美國因為存在逆差,所以美國吃虧了,得出這樣的一種所謂的邏輯,這一點我覺得是不能夠成立的。」

美國揣着明白裝糊塗,總把貨物貿易逆差掛在嘴邊,宣稱自己吃虧,但是對於服務貿易上獲得的巨大順差它卻隻字不提。實際上美國在旅行、運輸、知識產權、保險等領域,都擁有大額的對華貿易順差,而且增長迅速。按照美方統計的數據估算,2018年美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總額為873億美元。如果把這部分順差算上,2018年美對華總體貿易逆差額約為1536億美元,僅為美方公布數據的37%。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吳白乙說:「這個它是不會提的,美國佔了很大便宜,這個部分沖抵了貿易赤字,但是它有意把服務貿易這一類從大的貿易統計裏面剝離出去,只講貨物貿易這一部分,顯然是有失偏頗的統計方法,當然是有意的。」

那麼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到底是怎麼來的?專家指出,這是受兩國產業競爭力、經濟結構、國際分工、貿易政策等多種因素影響,是市場作用的結果。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葉輔靖說:「各自比較優勢不同,我們比較優勢主要在勞動密集型,而美國的主要是資本技術密集型產品方面,這是比較優勢結果,是國際分工造成的,並不是我們刻意要追求的結果,這是從全球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吳白乙說:「美國恰恰是利用這樣一個剪刀差,利用它的比較優勢獲得了製成品或者是中間品,從中實際上節省了美國國內的勞動力,包括資源環境的代價,它都已經很好規避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不能說美國是吃虧的。但是從純數量來說,因為美國逐漸變成一個進口依賴國家,當然在享受了廉價的進口物品的同時,美國要不斷地去買,買的多了,就會出現貿易逆差。」

導致貿易逆差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國不賣。美國對華實施嚴格的出口管制,造成美國企業喪失了很多貿易機會。數據顯示,中國進口的高技術產品中,自美進口佔比從2001年的16.7%下降到2018年的8.2%。據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分析,如果美將對華出口管製程度調整到對法國的水平,美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三分之一。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葉輔靖說:「十大類,有3100多種產品美國是限制出口的,如果能夠把這一塊放開的話,可以大大縮小美國的貿易逆差,但是為了保持它的技術優勢,為了固化技術上的差距,美國不願意放棄這一塊。」

此外,從貨幣角度來看,美國巨額貿易逆差的產生是利用別國剩餘儲蓄,來維持其超出自身生產能力的消費水平的必然結果。?

其實,近半個世紀以來,美國在絕大多數年份都是貿易逆差國。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世貿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說:「美國對其它一百多個國家都有逆差,這種逆差其實並不是中國給美國造成的,而是因為美國自己的宏觀經濟結構造成的。這種宏觀經濟結構不是其他國家給美國施加的影響,而是美國自身的問題。比如說它的儲蓄率過低,比如說它的財政赤字過大,當然包括美元的匯率過高等等,這些問題都不是別人給美國造成的。」?

由此可見,美國巨額貿易逆差並非因中國而生,也不會因中國而終。中美雙邊貿易中,雖然順差在中國,但利益在雙方。美國不但沒有吃虧,反而從中獲利豐厚。中國是美國貨物出口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2009年到2018年10年間,累計增長73.2%,大幅高於美國對世界其它地區的平均增幅。2019年5月,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發佈的《2019年各州對華出口報告》顯示,2009年到2018年10年間,美國對華出口支撐了超過11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吳白乙說:「實際的紅利美國人是拿到的,包括美國普通勞動者。美國的物價很便宜,為什麼便宜呢?它是把全球最有比較優勢的廉價物品進口到美國去。這些進口商不是政府,美國的消費者從低廉的物價中實際上是平衡了他們的家庭預算,維持了社會穩定,減少中低階層的實際支出,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美對華的銷售收入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獲得的市場機會,它包含兩部分利益,一是境外的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獲得的銷售收入,主要通過對華貨物和服務出口來實現;另一個是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實現的銷售收入。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企業對華貨物和服務出口額2410億美元,在華美資企業實際銷售收入約7000億美元,兩者合計,2017年,美對華銷售收入總額約9400億美元。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李鋼說:「2017年美國的跨國公司在中國的銷售收入超過了7000億美元,純利潤超過500億美元,純利潤是什麼概念?貿易的順差也好,逆差也好,那不是利潤,利潤實際上是很小的一部分。其實從事貿易領域的企業,所獲得的利潤實際上是幾個百分點,更大的部分還是掌控在這些跨國公司的手裡面。因為全球貿易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貿易是跨國公司來掌控的,我們也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態勢,就是貿易領域的順差表象是在中國,但實際獲利是在美方。」

此外,中美經貿合作中美國還從中國得到了大量的資金,它包括中國對美各類投資,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以及美國金融機構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的獲利。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美國自華獲得的資金流入總額達1.37萬億美元。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葉輔靖說:「中國通過對美國的出口,辛辛苦苦賺的外匯,中國又反過來投資在美國上,對保持美國的金融穩定,對維持那麼高的赤字率,對美國金融經濟穩定,對美國經濟持續發展都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

中美是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雙方開展經貿合作,既是雙方優勢互補的自然結果,也是國際產業分工、資源優化配置的必然選擇。過去40年中美經貿合作取得的巨大成就正是兩國順應歷史潮流,積极參与經濟全球化,互惠互利,加強合作的結果,雙方也都從合作中獲得巨大、平衡的利益。如果只是一方受益,另一方「吃虧」,雙方的合作不可能持續幾十年走到今天。現在美方借所謂的貿易逆差挑起事端,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库克否认苹果垄断

【五分快三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