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法治的角度看,亟须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家庭教育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明确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保障儿童青少年远离近视目标的实现-平乡新闻-辽宁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视力孩子-● 从法治的角度看,亟须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家庭教育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明确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保障儿童青少年远离近视目标的实现

赵丽颖工作室发文

緊接着,國家衛生計生委、教育部等據此聯合印發《關於加強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這份指導意見明確指出,近年來我國兒童青少年近視發生率呈上升趨勢,且隨年齡增長有明顯增加;近視已經成為影響我國未來國民素質的嚴重問題。

在傅添看來,兒童青少年的視力健康正在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如果不及時治理,將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

國務院提出力爭逐年降低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

一年之後,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將健康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把健康教育作為所有教育階段素質教育的重要內容。

實施中小學健康促進行動成為健康中國行動的15個專項行動之一,其中包括,到2022年和2030年,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達標優良率分別達到50%及以上和60%及以上,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力爭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新發近視率明顯下降。

視力健康納入考核相關法律有待完善轉折點出現在2015年10月。彼時,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召開,在隨後發佈的會議公報中,明確提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

傅添認為,縱觀這幾年國家政策的走向可以發現,政策規定越來越明確、具體,具有可操作性。下一步的關鍵是在地方政府和學校中落實責任人,把兒童青少年的視力健康情況納入對個人和單位的考核指標里,並且明確規定相應的獎懲措施,對達不到要求的個人和單位要進行問責。

這些數據表明,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持續下滑的趨勢並未得以根本改變,學生的近視率等指標仍在上升。

回想過去這一學年,王月琳反思說:「小孩不近視才怪。」

近日,《國務院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印發,明確15個專項行動,其中包括實施中小學健康促進行動,「到2022年和2030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力爭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新發近視率明顯下降。」

● 我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發病形勢嚴峻,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為14.5%,小學生為36%,初中生為71.6%,高中生為81%,近視防控任務艱巨

王月琳還發現,瑤瑤所在班級近視的小朋友不在少數,在放假前拍的班級集體照上,有4個孩子已經戴上了眼鏡。根據家長之間的討論,兩隻眼睛視力低於5.0的孩子差不多有一半。

青少年近視率居高可能引發社會問題「拿到孩子的學期評價手冊時,看到她一隻眼睛視力4.6,另一隻眼睛視力4.7,我都不敢相信,她才一年級呀。」採訪中,北京市民王月琳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她的女兒瑤瑤在上幼兒園時並不近視,那時雙眼視力都在5.1以上,「當時她的同學中已有人近視,我還在心裏為自己驕傲呢」。

國家對兒童青少年近視問題的關注,正在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國民視覺健康報告》研究同樣指出,如果近視人口持續增加,在航空航天、精密製造、軍事等領域,符合視力要求的勞動力會面臨巨大缺口,甚至會直接威脅國家安全。

「您說我能不讓孩子完成嗎?」據王月琳介紹,瑤瑤在課堂上還沒完全學會,完成家庭作業更是費勁兒,「每天抱着手機都要半小時以上」,很少到戶外玩耍、運動。

2018年8月,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體育總局、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從法治的角度看,亟須制定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家庭教育法,修訂《學校衛生工作條例》等法律法規,依法明確相關各方的法律責任,保障兒童青少年遠離近視目標的實現。

據國家體育總局2010年發佈的《國民體質監測公報》顯示,我國小學生近視患病率為31.67%,初中生為58.07%,高中生為76.02%。2014年,教育部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顯示,中國小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達到45.71%,初中生達到74.36%,高中生達到83.28%。

「對學校而言,應通過立法來保障學校在健康教育方面的資源,解決師資、課時、教材等嚴重不足的問題;對家庭而言,亟須出台家庭教育法,明確落實家長在孩子的身心健康發展上所擔負的法律責任,從而在約束家長的教育行為時能有法可依。」傅添說。

傅添認為,網絡信息時代對孩子視覺的誘惑是空前的,電腦、手機、遊戲機等電子設備幾乎隨時隨地可見,網游、手游等娛樂方式在兒童青少年中普遍流行,他們的視力健康面臨前所未有的誘惑和威脅。「一些家長還沒有充分意識到這些電子設備對兒童視力的巨大威脅,缺乏必要的管教和約束,甚至家長自己也沉溺於電腦、手機和平板之中,給孩子造成很壞的影響。」

首都醫科大學副教授劉炫麟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一項研究報告可知,目前我國近視患者達6億人,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併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青少年眼健康已經成為我國重大公共衛生問題。

劉炫麟同樣認為,防治和改善兒童青少年近視,一方面家長、學校、政府等應該貫徹執行國家有關政策,另一方面也需要相關各方積极參与。

黨的十八以來,我國應對兒童青少年視力危機的政策層次日益提高。

家庭作業對瑤瑤來說也成了問題。老師沒有給孩子們留書面作業,但有網上作業,讓孩子們自願在手機App上完成。

此外,當前多數中小學里的健康教育流於形式,普遍存在着重視不足、實施不力的情況,對健康教育的認識過於簡單,不重視培養學生的健康習慣和健康的生活態度。

此前,王月琳希望女兒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所以瑤瑤在幼兒園小班、中班時,除了舞蹈,什麼都沒學,放學就是在外面瘋跑,她的同學則在學鋼琴、美術、樂高等各種課程。到了大班,同學們紛紛去上幼小銜接班,瑤瑤仍舊是玩。

一年多之後,教育部制定《中小學學生近視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護學生視力提出工作措施,包括保證睡眠、建立視力定期檢測制度、堅持每天一小時體育鍛煉製度等。

《國務院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還提出,建立績效考核評價機制,強化各地黨委、政府和各有關部門的落實責任。從今年起,每年還將開展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評議考核。

此外,劉炫麟還建議,從法治的角度看,亟須制定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修訂《學校衛生工作條例》等法律法規,依法明確相關各方的法律責任,改變當前兒童青少年近視的嚴重局面。

傅添在採訪中坦言,中央在教育政策文件中一直強調健康第一的理念,但這種理念在各地並未得到很好的執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政策本身停留在理念引導層面,缺乏詳細、具體的實施細則和評價標準。

● 從法治的角度看,亟須制定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家庭教育法,修訂《學校衛生工作條例》等法律法規,依法明確相關各方的法律責任,保障兒童青少年遠離近視目標的實現

據國家體育總局2010年發佈的《國民體質監測公報》顯示,我國小學生近視患病率為31.67%,初中生為58.07%,高中生為76.02%。到了2014年,教育部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顯示,中國小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達到45.71%,初中生達到74.36%,高中生達到83.28%。

幼兒園畢業后,瑤瑤進入北京一所普通小學就讀,各種不適很快顯現。

今年7月,《國務院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印發,國務院辦公廳配套印發《健康中國行動組織實施和考核方案》,國家層面成立健康中國行動推進委員會並印發《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

這種現象並非孤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疾病控制局副局長張勇在今年4月召開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稱,我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發病形勢嚴峻。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為14.5%,小學生為36%,初中生為71.6%,高中生為81%,近視防控任務艱巨。

先是學習跟不上。老師在班裡調研后發現,全班39個孩子大多數在校外學過英語、數學,於是授課進度很快,並讓家長給孩子補課。「我哪能給孩子補好課呀,只能送她到校外培訓機構學習。」王月琳說。

早在2007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已經印發,其中提出通過5年左右的時間,使我國青少年普遍達到國家體質健康的基本要求……近視的發生率明顯下降。

電子設備威脅視力家庭管教約束不嚴其實,兒童青少年近視問題早已引起國家層面的高度關注。

● 縱觀這幾年國家政策的走向可以發現,政策規定越來越明確、具體,具有可操作性。下一步的關鍵是在地方政府和學校中落實責任人,把兒童青少年的視力健康情況納入對個人和單位的考核指標里,明確規定相應的獎懲措施,對達不到要求的個人和單位進行問責

據首都師範大學碩士生導師傅添介紹,雖然當前人們的物質生活水平有了極大的改善,但總體上來看,兒童青少年的健康情況不容樂觀。近視問題只是其中較為明顯的問題之一。

今日关键词:海康威视董事被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