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快3走势图-超级快3-产业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增长业务-趣头条正推进两款趣头条短视频创新产品业务

央视点名京东商城

自2016年起,超級現象級網紅papi醬開啟了短視頻元年,2017年則是急速爆發成為投資風口,經歷了2018年的行業洗牌,2019年已經來到了短視頻下半場,而此時趣頭條兩款短視頻業務還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前趣頭條員工爆料稱,這兩款短視頻應用誰先跑出來就推哪個,也有可能後期會直接合併,產品前期會先快速在市場驗證。

短視頻或非良策執着于短視頻的同時,趣頭條還傾心網賺模式,這次同樣是兩款「採取網賺模式的短視頻聚合產品」。到這裏,不禁為這兩款產品能否順利為趣頭條創造利潤價值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鳴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從「趣多拍」到「球球視頻」,趣頭條的短視頻夢非但沒有偃息旗鼓,反倒愈漸濃烈,於是就有了這次兩款短視頻創新產品業務的推進。

同為資訊類產品,趣頭條免不了被拿來與今日頭條比較,如今大力開拓短視頻產品矩陣,趣頭條似乎越來越「頭條化」了。在短視頻風口上,all in的今日頭條孵化出了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以及抖音、快拍幾款產品,其中只有抖音一騎絕塵、無限風光,其它只淪為陪襯,至今仍在不斷重新定位的路上徘徊。

今日有消息稱,米讀小說的運營主體不再為趣頭條的全資子公司,後者也退出了米讀小說的股東行列,也就是說,在米讀小說解禁前夕,趣頭條選擇將其剝離獨立運營。

如此行業格局對於趣頭條來說,必然是一個挑戰。雖說在爆出對標抖音極速版和快手極速版之時,它一再強調沒有刻意對標某款產品,但是入行則不免面臨抖音、快手的壓力,再加上同樣聚焦下沉市場,快手已穩穩佔領小鎮青年的生活,後來者難以撼動。

補貼打開的市場太過脆弱或許業務板塊尚不明朗,但在資本市場上,趣頭條着實締造了一段傳奇。

新業務探索十分曲折去年底,趣頭條就開始了新業務探索,發佈另外兩款獨立App:趣多拍、米讀小說,分別聚焦短視頻和長閱讀領域。

也就是說,走過短視頻爭霸的時代,且未能稱王的西瓜視頻已經忙着轉型,趣頭條卻還在一條未見光明的道路上狂奔,憑什麼呢?暫不可知。

米讀小說定位免費網絡文學閱讀App,採用免費+廣告模式,於2018年5月正式上線,截至2018年12月末,米讀小說平均日活突破500萬,排名網文閱讀行業第三,日人均使用時長150分鐘。米讀小說可謂是趣頭條在網賺模式外最寄託希望的產品,然而今年7月,掃黃打非部門針對網絡文學領域低俗色情等問題開展專項整治,查處並公開曝光了米讀小說的違法行為,並展開了為期三月的下架整改。

以西瓜視頻為例,去年8月宣布宣布要在未來一年投入 40 億,打造移動原生綜藝IP,然而在這個優愛騰廝殺的網綜賽道上敗興而歸;今年7月又宣布針對vlog內容推出「萬元月薪」計劃,設立百萬創作基金、億元現金分成池,投入百億流量,幫助優秀vlogger實現月薪過萬,激勵長期優質內容創作。

據稱,趣頭條正推進兩款趣頭條短視頻創新產品業務。兩款短視頻是採取網賺模式的短視頻聚合產品,對標抖音極速版和快手極速版,已於今年7月前後立項。經歷了資本介入、巨頭混戰之後的短視頻行業如今已趨於冷靜,以快手、抖音等為首的頭部玩家凸顯,行業格局暫定,那麼趣頭條的出擊會再次引戰嗎?

產業作者|任倩編輯|譚松來源|一鳴網舊事重提,趣頭條尚未成型的短視頻夢再次被推至台前。

從2018年正式站上短視頻的賽道,跑了近兩年仍未出頭的趣頭條還能如願嗎?

目前看來,新產品無非是重走趣頭條的老路,用戶激勵政策就意味着需要大量資金投入,這對於目前持續虧損狀態下的趣頭條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而現階段,除了趣頭條和米讀小說兩塊掙錢的業務外,急需要新營收在在趣頭條廣告業務遭遇瓶頸時順利接棒,新產品的潛力暫未看到。

對此趣頭條回應,米讀小說的運營主體變化,僅僅是法律層面的技術調整,不影響米讀小說實質的股權結構,對米讀小說的業務也沒有影響。米讀小說目前仍然是趣頭條的子公司,不存在被剝離一說。

而爆料卻稱,米讀小說的項目負責人Spike已於不久前着手籌備一款新的短視頻產品。且不論趣頭條的米讀小說將何去何從,其對於短視頻領域的執着倒是日久彌新。

據2018年財報顯示,趣頭條銷售費用達到32.5億,佔總費用比重超過72%,同比增長超過550%;2019Q1財報中再度披露,當季度趣頭條的用戶補貼成本達5.808億元,同比增長202%;總獲客成本為6.753億元,同比增長339.9%。另外,2019年Q1顯示,每位新安裝的用戶獲客成本為6.21元,同比增長140.5%,但趣頭條從每位日活用戶身上賺取的日均凈利潤僅僅為0.33元,其中消耗的積分成本達到0.17元。

和米讀小說同年推出的趣多拍就是最早的嘗試,於2018年2月上線,其設置有貢獻值機制,貢獻值可參与當期現金分紅,邀請好友、觀看視頻、點贊、評論等,都可以獲得貢獻值。同樣是用戶激勵政策,趣多拍和趣頭條面臨同樣的成本壓力,目前仍處於用戶獲取階段,尚未盈利。時隔一年多,趣多拍並未驚起波瀾,反倒成了「羊毛黨」們「薅羊毛」利器。

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天天快報等資訊類產品廝殺成一片紅海時,其出奇制勝地採取用戶下沉方式,面向三、四線及以下城市人群。從2016年上線到2018年上市,短短兩年時間便積累上億用戶,備受資本追捧,登陸納斯達克。

今年6月,趣頭條正在孵化短視頻應用「球球視頻」的消息不脛而走,這是它的第二次短視頻探索。據悉,該項目在去年底成立,春節前上線了1.0版本,側重下沉市場用戶,然而目前已經被下架。

「快」,這是外界對於趣頭條的共識,無論是成長速度還是市場驗證而言,我們無法否認它已然成功的商業邏輯,卻也無法迴避風光背後的一片瘡痍。

內憂之外,還有外患。當年短視頻大戰的終局,闖出了抖音、快手兩大巨頭,行業格局已然成型。數據顯示,快手日活用戶在2019年5月突破2億,月活突破4億,原創視頻庫存數量超過130億;而抖音7月公布的最新數字顯示,其DAU已經達到3.2億。無論是百度系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還是阿里系馬鈴薯視頻、新浪系秒拍視頻等等只能屈居於后,背靠資本也無濟於事。

顯然沒有,關於趣頭條布局短視頻的消息自去年底就陸續傳出,趣多拍、球球視頻逐一面世,然而時隔一年仍無聲響。趣頭條方面表示:「短視頻確實是我們一直在探索的賽道,我們的預判是,隨着未來科技通信技術不斷升級,人們將會花更多時間在視頻類產品上。我們的兩款短視頻業務還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並沒有刻意對標某款產品,目前相關業務都在有序推進中。」

雖說趣頭條方面回應稱,「一家企業有正常的人員流動,人才引進和員工離職都是極為正常和普遍的事情」,但是外界仍將這次中層大震蕩歸結為上一季度業績表現不佳。

今年以來,趣頭條曾屢次陷入人事動蕩。5月份,趣頭條宣布原CEO李磊由於個人原因將不再擔任這一職位,但仍將保留董事職務併兼任副董事長;6月,被爆出總編輯肖厚軍已經離職;7月,有員工在互聯網職場論壇發帖爆料稱,趣頭條8月將迎來一波離職潮;上月,有媒體從多位內部人士處獲悉,趣頭條正在經歷一場中層人事大換血,北京內容總經理劉晨、北京產品負責人林成偉、公司算法中心負責人Mark、算法部門三位組長、數據中心負責人余瑤、數據分析負責人郭江均已離職。另據內部人士稱,原趣頭條BU負責人吳達、算法中心另一位負責人James也將離職。

這個曾經從下沉市場跑出的三匹黑馬之一,憑藉「網賺」模式起家,通過「積分運營機制」切入下沉市場,並快速收割了大量流量。然而靠着補貼打開的市場脆弱不堪,激勵政策的刺激並不具有持續性,一旦盈利模式出現問題或是補貼沒跟上,隨時可能付之一炬,這也是趣頭條當前的焦慮。

所有的數據都指向,一路狂奔的趣頭條已出現明顯疲軟,各項數據增長微弱。

面對加劇虧損或是增長放緩,趣頭條似乎陷入了兩難境地,它必須尋找新的故事了。

根據財報顯示,趣頭條2019年第二季度凈營收13.86億元,同比增長187.9%;凈虧損為5.613億元,去年同期的凈虧損為人民幣2.118億元,同比擴大167%。持續虧損的同時,趣頭條利潤率下滑、日活月活增速放緩、用戶使用時長降低等問題也真實存在着——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83%降至今年的73.9%;第二季度日活用戶3870萬人,環比增長3.1%,同比增長207.6%,而第一季度日活3750萬,環比增長21.4%;同比增長231.5%;第二季度日活躍用戶平均每日花費時間60分鐘,低於上一季度的62.1分鐘。

高額成本投入卻未能收穫等值的用戶增長價值,從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可見端倪,趣頭條開始減少補貼力度,隨之而來的就是各項數據的下滑,增長微乎其微。數據顯示,二季度趣頭條每名活躍用戶每天的積分為0.13元,同比下降40.6%,環比下降25.8%。

今日关键词:香港揭批教育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