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三乐章奏鸣曲起初名为「幻想曲式的奏鸣曲」-坊子新闻-东盟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鳴曲貝多芬-这首三乐章奏鸣曲起初名为「幻想曲式的奏鸣曲」

残疾按摩师反杀案

據說夏目漱石曾對學生說:表白不需要講明「我愛你」,只要講一句「今夜月色很美」就足夠。我想,這樣高級含蓄的情話應該不是日本人的專屬,當年的音樂家早已深諳,今日想望愛情的你我,亦可借鑒。

《貝加馬斯克組曲》應是德布西早期作品。作曲家在二十八歲前後着手創作此曲,那時距離他憑藉《牧神的午後前奏曲》成名樂壇,尚有四年時間。這一組曲共有四首作品,有些輕快明媚,而《月光》是其中最溫婉憂傷的一首。事緣當時的德布西對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魏爾倫的詩作着迷,嘗試將其中意境以音樂為載體呈現,而這首鋼琴獨奏作品,正是從魏爾倫的同名詩作中找到靈感。與原作類似,此曲清雅、柔和,近乎一片遠離塵囂的淨土。與作曲家在《前奏曲》第二集第七首《月照陽台》中的筆法相近,《月光》的美並不是滿溢出來的,而是試探、克制,甚至小心翼翼的。這每每讓聽者想到中國畫的「留白」,話不說滿,予人盡興想像與神遊的空間。

相對法國人的含蓄,貝多芬在其名作《月光奏鳴曲》中呈現出來的,則是更奔放、更具活力的情景。如果說德布西在《月光》中關心音符的色彩以及旋律折轉間欲說還休的意味,德國人以月光為主題的鋼琴奏鳴曲,顯然更有意願指戳生活的痛處。有傳說該曲獻給貝多芬的學生圭齊亞蒂,而兩人之間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與作曲家一生中遭遇的其他愛情相仿,終究逃不過命運的捉弄。

這首三樂章奏鳴曲起初名為「幻想曲式的奏鳴曲」,與作曲家創作的其他奏鳴曲相似,分為三個樂章,卻並未依從「快─慢─快」的傳統排布,而是將全曲重心落在急速跑動的第三樂章,像一場抑壓隱忍之後的暢快爆發。最末樂章運用大量的快速音階及強力和弦,不像月夜安寧之景,倒像是描摹風雨交加。難怪有不少聽眾及評論人對「月光」一名深感不滿,稱其有「張冠李戴」之嫌。

下月底,德日混血鋼琴家愛麗絲.紗良.奧特(Alice Sara Ott)將首度來香港舉辦獨奏會,曲目大多選自她去年出版的唱片《夜幕降臨》(Nightfall),有法國作曲家德布西和薩蒂的作品,其中自然少不了《貝加馬斯克組曲》中那首常演常新的《月光》。這首時長不過五、六分鐘的短曲,不單是一眾鋼琴家的心頭好,也時常被用於電影配樂中,不論是講述戰爭中愛情悲劇的《愛.誘.罪》抑或怪獸電影《哥斯拉》,影片風格迥異,卻都能從《月光》旋律中找到與劇情以及劇中角色內心世界兩相呼應之處。

其實,「月光」一名並非貝多芬之意,而是某位樂評人在貝多芬去世後加添的名字,說是該曲第一樂章讓他想到瑞士琉森湖面上的月光。貝多芬寫作第一樂章時,無意在空靈虛緲中徘徊,反而將人引入反省沉思的氛圍中,或為紀念逝去的愛情,或為重溫再難觸及的親情。誠如作曲家白遼士聽罷所言:「這是人類語言所不能描述的詩篇。」而這詩篇並非仰頭望天,卻是踏實落在地面上的。儘管連貝多芬本人都不明白為何該曲第一樂章得到如此盛譽,但至少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說是琉森湖的月光也好,一場美麗的誤讀也罷,《月光》此曲看似是對於自然美景的回應,實為作曲家對於人間情愛的歌詠,而且是直白張揚、聲情並茂的詠唱。

今日关键词:汪峰前妻怼章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