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对此必须承担责任-建平新闻-环首都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政党图林-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对此必须承担责任

温州实施出行管控

自己欽點的接班人不能勝任,鐵娘子默克爾也不會好受。此前默克爾明確說過,她將在明年到期卸任總理后淡出政壇,不再競選基民盟主席或總理。默克爾對自己的承諾不會反悔,何況她的支持率也在下降,甚至還面臨著提前退位的可能性。無論如何,默克爾退隱后基民盟和德國政壇可能出現權力「真空」,甚至歐洲一體化進程都會受到影響。英國「脫歐」后,歐盟特別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德國領導人來配合馬克龍當推動歐盟一體化的「主心骨」,目前看來,無論是德國人口最多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拉舍特、聯邦衛生部部長斯潘,還是聯邦議院前議員梅爾茨這三大熱門都難以維持默克爾的威信,況且后兩人都屬於與默克爾意見不合的保守派,缺乏推動歐洲一體化的決心,更多是把目光放在內政上面。

原標題:德國政壇動蕩 默克爾接班人主動請辭

就連克蘭普-卡倫鮑爾的靠山默克爾也直斥這次圖林根州州長選舉結果「不可原諒」,認為該州有必要重新選舉,不能容許借力極右翼政黨組建政府或形成議會多數派。克蘭普-卡倫鮑爾先前也曾指示圖林根州的基民盟議員不要與德國選擇黨聯手,但是最終投票結果表明該州的基民盟議員沒有聽從克蘭普-卡倫鮑爾。這次事件直接暴露出克蘭普-卡倫鮑爾在基民盟內部缺乏威信力和領導力,而在野黨更是斥責和質疑克蘭普-卡倫鮑爾的政策觀點,認為其資歷尚淺,無權干預政府決定。德國政界對克蘭普-卡倫鮑爾的諸多不認可,包括她本人民調支持率的下降,使她做出辭職的決定。

僅僅克蘭普-卡倫鮑爾辭去黨主席並不是世界末日,畢竟基民盟還能推出梅爾茨這樣的政壇老江湖或者斯潘這樣的新秀。但是德國乃至歐洲各界擔心的是極右勢力的異軍突起,這也是克蘭普-卡倫鮑爾最終告退的更主要原因,即德國政治大環境的退化。近些年來,德國右翼民粹勢力在支持範圍和激烈程度上都呈上升趨勢。德國選擇黨自2013年4月創建,6年內躍升為德國政壇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該黨支持率還在持續飆升,在基民盟的重要「票倉」薩克森州得票率達到27.5%,僅次於基民盟(32%)。在此情況下,德國主流政黨產生了分裂現象,於是出現了圖林根州選舉時部分基民盟黨員希望藉助選擇黨取得政治成果的情況,觸犯了政治禁忌。對此德國媒體甚至開始悲觀地嘲諷基民盟,認為他們在位時間太長,應該當一當在野黨反思一下了。

總之,無論是克蘭普-卡倫鮑爾的主動請辭,還是德國地方選舉頻頻發生問題,均暴露出德國政局的混亂動蕩。這是傳統政黨在歐洲影響力下降、右翼政黨興起的一個縮影。不少悲觀評論認為,在未來幾年的歐洲,這種情況或將成為「常態」。

當地時間2月10日,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宣布,她將於今年夏天辭去基民盟主席一職,並且明確表示她將不會作為基民盟總理候選人參加定於2021年舉行的聯邦議院選舉。這位默克爾欽點的女接班人主動退出明年的德國大選,一時間基民盟黨內群龍無首,造成德國政壇巨大的動蕩,德國各界也是一片嘩然。

此間輿論認為,導致克蘭普-卡倫鮑爾主動請辭的導火索是圖林根州選舉結果。本月5日,圖林根州議會投票選舉州長,因前兩輪投票中沒有候選人獲得超過半數支持,舉行了第三輪投票,德國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在這輪投票中沒有投票給本黨候選人,而是投給基民盟與自由民主黨(自民黨)支持的候選人克梅里希,使他成為州長。德國政界以及媒體人士對此紛紛指責,認為基民盟、自民黨與德國選擇黨或有「暗中勾結」,這跨越了德國主流政黨不與德國選擇黨合作的「政治紅線」,基民盟主席克蘭普-卡倫鮑爾對此必須承擔責任,給民眾一個交代。

克蘭普-卡倫鮑爾現年57歲,被不少德國媒體視作默克爾「接班人」。2018年12月,克蘭普-卡倫鮑爾出任基民盟主席,接替擔任這一職務18年的默克爾。然而自擔任基民盟主席一職以來,克蘭普-卡倫鮑爾始終被黨內質疑領導力不足,在德國勃蘭登堡、薩克森、圖林根的3場州議會選舉中,基民盟得票率均出現大幅下滑。這次圖林根州選舉風波,則成了壓垮克蘭普-卡倫鮑爾的「最後一根稻草」。此次請辭,宣告着「后默克爾時代」繼任計劃失敗,默克爾的政治遺產交不到最放心的「自己人」手裡。

今日关键词:红会公布捐赠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