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银行发行不良资产证券化需求较高-游戏总动员-福彩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规模底层-尽管银行发行不良资产证券化需求较高

2019网购花10万亿

據了解,2016年、2017年兩輪試點的額度分別均為500億元。據中債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不良貸款ABS發行規模分別為156.10億元、129.61億元,其中2017年發行規模同比減少達16.97%。

銀行不良貸款的處置方式可分為表內消化和出表兩種。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院研究員熊啟躍認為,現在各商業銀行尤其中小銀行化解不良的壓力持續增加,特別是銀行利潤下滑后影響撥備,表內直接處置不良的方式難以滿足需求,通過證券化手段可以快速有效地緩解不良壓力。「且資本工具主要依靠發行人主體的信用,而資產證券化則是依靠底層資產的信用,這也意味着即使資質相對弱的銀行,只要底層資產較好依然可以獲得市場認可。」

近日有消息稱央行等監管部門啟動第三輪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20餘家銀行入圍,除部分城商銀行外,多家農商銀行首次入圍。相比2016年和2017年兩輪試點,此次試點新增銀行數量將創新高。

這也是重啟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以來,監管進行第三輪試點擴容。

李奇霖表示,監管將地方銀行納入試點,也是希望通過不良資產證券化一定程度上緩解中小銀行的不良、資本等監管壓力,以刺激地方銀行信貸投放,更好地支持地方實體經濟。「隨着市場的不斷成熟,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中小銀行加入不良資產證券化市場。」

從行業來看,銀行不良資產證券化就是銀行將一部分流動性較差的資產經過一定的組合,使這組資產具有比較穩定的現金流,再經過提高信用,從而轉換為在金融市場上流動的標準化證券的過程。通過這一方式,銀行可以將不良貸款進行市場化、批量化、透明化處理,不僅可以壓降表內不良貸款規模,還可以快速回籠資金。

除底層資產限制外,綜合成本高和投資者熱情偏低也是商業銀行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少的重要原因。

從投資者角度看,李奇霖認為,投資者一方面對不良資產回收率情況存疑,另一方面對現有形勢不確定,如果後續價格不理想很難實現預期收益,限制購買熱情。

業內分析認為,此次將部分農商行納入試點範圍,也是希望通過證券化緩解地方銀行不良壓力,刺激地方銀行對地方企業的信貸投放;不過地方銀行對公不良資產風險相對更高,投資者對回收率和未來價格預期不看好,發行情況並不樂觀。

農商銀行納入試點近日有消息稱,央行等監管部門近期召集銀行等金融機構開會,將啟動不良資產證券化的第三批試點,除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郵儲銀行、進出口銀行、渣打銀行(中國)外,還包括貴陽銀行(601997,股吧)、東莞銀行、重慶農行等多家地方銀行商,試點金融機構達20餘家。

需求大但實際發行少某券商機構業務部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透露,儘管目前銀行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需求非常旺盛,很多地方銀行也在進行嘗試探索,但真正發行成功的暫時並不太多。

與全國性銀行相比,地方銀行不良資產證券化業務更具地方化特點。李奇霖認為,中小地方銀行信貸結構有較大差異,信貸客戶主要為當地企業,因此不良資產證券化業務中底層資產的地方化特點將更加明顯。

經濟下行壓力下,地方銀行不良壓力持續上升,不良「出表」需求旺盛。業內人士透露,儘管銀行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需求較高,但實際發行數量並未達預期,主要是底層資產單一且很多資產難以達到入池標準,同時受發行綜合成本偏高、投資者熱情偏低等綜合因素影響,導致實際發行量較少。

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李奇霖表示,近年來很多地方銀行規模擴張太快,在經濟下行壓力下風險不斷暴露,導致中小銀行不良壓力大,不良「出表」需求旺盛。

隨着經濟下行和企業信用風險持續暴露,各商業銀行不良壓力上升,不良資產證券化成為銀行處置不良、盤活存量的新工具。

2018年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數量和規模大幅上升,但發行金額仍不足200億元。據中債數據顯示,2018年不良貸款ABS發行158.8億元,同比增長達23%。

需求旺盛的情況下,銀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成功發行數量為何較少?

李奇霖表示,從監管層面來看,不良資產證券化相對比較特殊,非銀機構及個人投資者在識別不良資產方面經驗不足,限定在銀行間市場也是防止風險擴散,隨着市場的逐步成熟和社會接受度提升,未來也將會慢慢推進,逐步完善。

該負責人還指出,國內銀行可做不良資產證券化的底層資產主要是對公貸款,以前很多地方銀行的風控管理不到位,貸款的抵押物不達標或者持有一些其他併購產品、嵌套等問題,不符合證券化標準。

此次監管將啟動第三輪試點擴容,除部分城商銀行外,還首次納入重慶農商行、順德農商行、廣州農商行、深圳農商行等多家農村商業銀行。

2016年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啟動,工行、建行、中行、農行、交行和招行六家銀行入圍,試點總額度為500億元。此後,監管部門啟動第二輪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增加國開行、8家股份制銀行和北京銀行(601169,股吧)、江蘇銀行和杭州銀行等3家城商行。

熊啟躍認為,與國外市場情況不同,國內銀行可做不良資產證券化底層資產的主要為對公貸款,比較單一,且一般期限較短,難以滿足市場投資的多元化需求。

熊啟躍還指出,不良資產證券化市場,銀行是最主要資金來源,但是銀行持有這類資產的風險權重很高,且受資本約束,所以更加謹慎。

從發行者角度看,熊啟躍也表示,監管對銀行還有風險自留的要求,不良資產「出表」后,銀行還要自己持有一部分,防止風險擴散。「儘管目前監管對此要求有所放寬,但標準依然相對較高,且考慮到市場認可度等因素,最終銀行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實際收益率並不理想,因此實際發行也會更加謹慎。」

某華北地區資管公司不良資產業務總經理告訴記者,現在發行的ABS的底層資產個人業務的居多,如信用卡、按揭等業務,對公業務不良資產佔比雖然更大但真正能證券化發行的比較少,尤其農商銀行的對公不良貸款,風險相對更高,且很多都不達標,儘管現在監管也在鼓勵推動,但目前市場積極性還不是很高。

某股份制銀行投行部業務人士向記者透露,一般能做證券化的不良資產包需要相對分散,但這樣也會增加對底層資產的核查成本,加上評估、法律等各種綜合因素,使得證券化綜合成本偏高。「而且相對物業、租金等有穩定資金流的資產證券化,不良資產證券化的市場接受度低,一般很難獲得好的發行價格,總體來看收益率不會太高。」

上述券商機構業務部負責人表示,大部分底層資產不達標,很難通過審核。「此前銀行非標業務佔比較大,很多不良貸款的底層資產不明晰,不符合入池標準,難以證券化。」

今日关键词:伦纳德4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