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职工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省份从2013年的1个(黑龙江-开县新闻-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巨潮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省份全国-城镇职工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省份从2013年的1个(黑龙江

贾乃亮古装

超九成結餘來自財政補貼一邊是養老金領取人數增多帶來的支出壓力,一邊是征繳擴面紅利衰退導致的收入放緩,收支「剪刀差」背後,是城鎮職工養老保險連年增加的財政補貼。

換言之,自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正式建立以來,幾乎所有基金餘額存量都是由歷年各級財政轉移支付「轉換」而來的。中國社科院數據顯示,如果剔除財政補貼,在2014年全國就有23個省份和新疆兵團的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出現收不抵支現象,其赤字共計2900餘億元。

未來,我們拿什麼養老?從近期中央高層以及各部委的年度工作會議中,能發現今後養老保險改革的方向。

人社部數據顯示,1998—2017年,各級財政對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的補貼總額達4.11萬億元,幾乎與同期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4.39萬億元的滾存結餘相當。

另外,在確保基金安全的前提下實現保值增值。今年要基本完成划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工作,逐步擴大養老基金委託投資規模,持續提升社保基金投資運營水平。

自1997年全國統一的統賬結合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正式建立以來,中央和地方政府就一直在提供財政補貼。

4省份當期收不抵支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建立了不同層次、覆蓋9.4億人的社會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包括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機關事業單位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等。其中,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是建立最早、基金規模最大的保險計劃,約佔到養老金總結餘的86%。

一個着力點是提高統籌層次。全國財政工作會議要求,今年將全面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加快推進全國統籌。並繼續加大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力度,今年將在2019年3.5%的調劑比例上繼續提高,確保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由政府財政負擔、看得見的收支差額,被眾多學者稱為養老金顯性缺口。而隨着人口結構的深度老齡化,未來需要國家負擔的養老金隱性缺口,則更需要引起重視。

究竟全國及地方養老金可持續性如何?養老保險是否存在缺口?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歷年城鎮職工養老基金收支情況發現:從結構上而言,地區間養老金收支可持續性出現明顯失衡,雖當期收不抵支省份從2015年的7個減至2018年的4個,但廣東和北京兩個省份幾乎貢獻了全國結餘的一半。

相較而言,我國養老保險出現缺口有其特殊原因:一是歷史轉軌成本。由於在1997年新舊養老保險制度轉軌過程中,「老人」沒有養老金積累、「中人」養老金積累不足,實質上構成了養老金個人賬戶的空賬,制度本身遺留了較大的養老金隱性缺口。

按此,1998—2018年這21年內,各級財政補貼佔到了滾存結餘的93%。尤其是在2001、2017、2018這三年,這一佔比達到高點,九成養老金結餘是靠各級財政補貼在輸血。

總體來看,我國城鎮職工養老金呈現制度贍養率和經濟實力不匹配的現象,越是贍養率低的地區,越是經濟發達地區,其當期結餘率越高,制度財務可持續性越好;反之,制度財務可持續性越差,各地區之間的財務失衡現象明顯。

中國統計年鑒數據顯示,包含高額財政補貼在內,城鎮職工養老金當期收不抵支省份從2013年的1個(黑龍江,-40.4億元)上升到2014年的2個(黑龍江,-106.1億元;寧夏,-1.1億元)、2015年的7個。

二是老齡化和少子化的人口結構。從2000年我國步入老齡化社會以來,2018年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已達到11.9%,當期老年人口與勞動年齡人口的比例大致為1:4,再過15年相當於每2個勞動力養1位老人,進一步加劇了基金支出壓力。加之通貨膨脹等影響,養老金缺乏有效的保值增值渠道。

具體而言,廣東制度贍養比最低(14.3%),即6.73個繳費者養一個離退休者,北京(21.2%)、福建(21.6%)次之,4.7個繳費者養一個離退休者;而人口凈流出省份東三省制度贍養比則最高,分別是黑龍江(78.8%)、吉林(70.5%)、遼寧(65.5%),相當於不到1.5個繳費者就要養1個離退休者。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李燚

從2016年後,部分省份養老金財務狀況有所好轉。2016、2017年,當期基金「穿底」的省份均為6個,2018年進一步減少至4個,分別是遼寧(-371.1億元)、黑龍江(-162.9億元)、湖北(-54.4億元)、青海(-4億元)。

從總量上而言,過去的20年間,各級財政累計補貼養老金超4.11萬億元,財政補貼的公平性和可持續性,亟需體制改革來增加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韌性和內生平衡能力。

1月10日晚間,工行、農行、交行發佈公告,社保基金會國有資本划轉賬戶接收財政部一次性划轉給社保基金會持有的前述三大行股份,三家划轉股份合計總市值(以1月10日收盤計算)逾千億元。

之所以當期收不抵支省份減少,是因為河北、內蒙古、吉林、山東4省份養老金財務狀況有所好轉,已從收不抵支轉為略有盈餘。以河北為例,受征繳擴面利好影響,2017年其城鎮職工養老金收入增加17.8%,當期結餘扭虧為盈。

另一方面,從反映未來財務可持續性的指標——制度贍養比(離退休人員佔在職繳費人數比重)來看,2018年全國制度贍養比為39.2%,即2.55個繳費者贍養1個離退休者,但包括東三省在內的20個省份制度贍養比低於全國均值,潛在養老金支付壓力巨大。

但隱藏在全國總量之下的,是各省間養老金兩極分化的財務狀況。一方面,從反映當期財務狀況的指標——年度結餘來看,養老金向少數省份集中的趨勢越來越明顯。2018年4省養老金已當期收不抵支,而廣東(2120.7億元)、北京(1034.7億元)當期結餘則超過千億元,僅這兩個省份就佔到了全國當期結餘的48%。

從全國總盤子來看,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滾存結餘一路攀升,從1998年的68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50901億元,20年間猛增了748.5倍。

2018年養老金滾存結餘超5.8萬億元,為什麼會出現養老金收不抵支?

《2018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並未公布當年財政補貼數額,但據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透露,2018年各級財政對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補貼額為6000多億元。

完成划轉部分國有資本放眼國際,養老金缺口是國際共同難題。但通常來說,對於現收現付養老金制度而言,人口老齡化是造成養老金缺口出現的根本原因。

今日关键词:善款岂能是糊涂账